当前位置: 首页 > 尊崇之窗

至暗时分的“高光时刻”——专访双田镇龙珠村抗美援朝老兵徐卜进

——专访双田镇龙珠村抗美援朝老兵徐卜进
来源:乐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 发布时间:2020-12-03 17:18 访问量:

早就听闻双田镇龙珠村有位近百岁的老兵,历经抗美援朝战火的洗礼,军功显著。他该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片段讲述。

生于1926年的徐卜进,现年已经95岁高龄了。没有一般老年人的暮气,有的却是年轻时驰骋疆场的豪气与达观。近年来,老兵徐卜进的经历逐渐受到社会的尊崇。在双田镇党委、政府和退役军人事务局等社会各界的关爱下,安享晚年成了徐老的“新日常”。一间新的两居室平房是他的新居,小而精。里面装有扣板,冬暖夏凉。屋外晒场圈养的母鸡“喔、喔”地踱着“碎步”,屋内老式电视不时飘出“咿、呀”的赣剧音调,庭中央,老人怡然地听着,不时地哼上几句......

可很少有人知道,七十多年前的今天,时值25岁的徐卜进和千万青年志士一样壮怀激烈,“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呢!1951年3月1日出国,1955年4月9日回国。在这四年零四十天的时间里,徐卜进迎来真正属于他的战友们的“高光时刻”。而这份高光是与当时战火硝烟弥漫下的“至暗时分”相对而言的。徐卜进的左手腕、左腋下、右小腿等处均留有独特的战争“印记”。对他来说,每块伤疤都有一个传说,都有一段血与火的碰撞历史。在他的讲述中,我们分明感受到,从跨过鸭绿江的那刻起,战争的残酷气息就开始将他们紧紧包围。推着一辆独轮车,载着百斤大米(两个士兵的口粮),摸着黑艰难地向朝鲜挺进。白天美军军机在头顶肆虐,用徐卜进的话说,“连一枚针都不放过”,所以只能是夜间推着独轮车急行军了。但就是在夜间,也不能发出大的声响。因为一旦声音过大,顿时会引来敌方的注意,免不了头顶上的战机灯光一阵狂扫,子弹密如雨下。所以说,那时的徐卜进和战友们很焦灼,战争需要急行,但生存又要求他们屏声敛息。每天只能走六、七十里的黑路,脚下不时受尸骨“惊扰”。终于,来到了朝鲜,投入了战斗。

用徐卜进的话说,与按捺住性子的急行军相比,正儿八经的打一场硬仗来得更痛快。1953年7月23日的一场战役令徐卜进终生难忘,因此时间记得特别清楚。当时天空下着漂泊大雨,冲锋号一响,战友们奋不顾身英勇地冲向敌营。然而,敌军火力正猛,子弹和雨点一样密集地扫在徐卜进和战友们身上,战友们纷纷倒下。正当徐卜进往前冲时,未曾想颈脖子上戴着的银项圈被杂树杈绊住,徐卜进中弹了,与战友一起倒在了血泊中。迷迷糊糊中,他还不停地喊着“杀啊,杀啊”的字眼。只是当他醒来后才知道,昏迷中的他被单架抬出,在战地医院抢救了几天几夜,死里逃生。至于其他的一些小战役,徐卜进不一而足。他告诉我们,战争是残酷的,回忆是痛苦的。看到战友纷纷倒下,失去宝贵的生命,真的很无奈,很悲痛!“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终于,徐卜进与千千万万志愿军战友一起同仇敌忾,终于把敌军打到了“三八线”之外。停战后,徐卜进还与朝鲜当地的老百姓一道参加了恢复生产和社会建设的事业,直至回国。期间,徐卜进荣立三等功一次,1950年获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颁发的解放西南纪念章,1951年、1953年先后获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和中国人民赴朝鲜慰问团颁赠的抗美援朝纪念章。

回到家乡很长一段时间,徐卜进都未曾向家人说起过抗美援朝的点滴,他说,一是保密制度要求,再就是战事的惨烈令人不堪回首。所以,在以后的生活中,即使有太多的不如意,对徐卜进来说也不算什么了。他说,经历过风雨如晦的战争洗礼,坚强已经融入了自己的骨髓里。而乐观和向上正是年近百岁的徐卜进老人在盛世之年为我们揭开的“长寿密码”和生存之道。


相关文档:
相关附件: